评论员吴为忠却对这种不按规则

2020-11-17 18:42

中国官窑是专为古代皇帝和他们的追随者而烧制,是瓷器烧造艺术的巅峰。尽管如此,由天价拍卖引发的艺术品市场存在泡沫、做局的思考也不绝于耳。有财经媒体评介,这是一种“东西方通吃的皇权艺术”,一言蔽之,“境外屡出天价,境内制造蝴蝶效应”。

谈及为何以如此天价购得“成化斗彩鸡缸杯”时,收藏家刘益谦直言,自己买东西不是因为喜欢,仅仅是出于"占有欲"。从媒体公开报道看,“只买最贵的”似乎成了在拍卖场中的不变法宝。

不过,评论员吴为忠却对这种“不按规则,无视知识,全凭主观”的做法称之为“乱藏”,在《解放日报》、东方网等多家沪上媒体撰文称:越是在这样一个收藏热的时代,越需要收藏这个圈子的干净、健康、规范和风正谨严。这既是对收藏者本人的负责,也有助于收藏事业的发展。什么时候,乱藏的现象越来越少;什么时候,收藏不再像刘益谦所说,“仅凭自己的‘占有欲’”,这个市场才会逐步走上正轨。

“乱世黄金,盛世收藏”, 此次天价拍卖引起的舆论轰动,不少微博网友都质疑其有“洗钱”嫌疑,戏称这是“天价杯具”,而业内专家则多是力挺。景德镇御窑工艺博物馆馆长、御窑工艺传承人向元华认为,不论从器型、工艺、色彩、绘画上看,鸡缸杯都非常精致,能代表明代的制瓷水准。“一般来说,物为古为贵,物为稀为贵,物为名为贵,物为精为贵。而这四点,这只鸡缸杯都占了。”

《青年时报》评论员王浩认为,2.8亿港元拍得鸡缸杯,就这个天价数字其实意义并不大,因为,鸡缸杯其特殊的稀缺性可以说早已完全脱离了艺术品市场的规律,对今后中国瓷器拍卖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,也不具备一般的参考性,“只能当作个案”。

近日,拍卖市场传出的一则新闻引发轰动效应。一只没有巴掌大的小小瓷器“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”在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拍上,在经过八口竞价后,由上海藏家刘益谦以2.8124亿港元成交,再度创下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。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