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市交委的摊位

2021-01-06 00:28

“当时你们一位负责人答应我,说最迟今年6月可以解决,但直到现在根本没有解决,而且有些地段信号越来越差,手机打不了……你们做不到就不要答应我。”韩志鹏发问。

昨日下午,韩志鹏第一个找到市科信局的摊位。今年2月市“两会”摆摊问政时,韩志鹏向市科信局反映同德围地区总是断线的电讯信号问题——不论是手机还是电脑无线上网。

昨天下午,韩志鹏无疑是场上最“拉风”的政协委员,他的身旁环绕着大批记者。在两个小时里,他问责了市科信局,并对市教育局、市交委、市水务局、市建委、市城管委、市公安局、市经贸委、市人社局、市法制办等9个部门进行了问政。

昨天下午,广州市28个政府部门齐聚珠岛会堂,为市政协委员提供知情问政服务——这是继今年2月份市“两会”之外举行的第二次“知情问政”活动。

但是,一年过去了,曹志伟认为并未见到市交委有任何的具体行动。

市政协主席苏志佳也以普通政协委员的身份,坐到政府摊位前。他对记者说,感觉这次政府部门更重视、政协委员准备更充分了,咨询的水平也比以往要好。

在问政会上,曹志伟委员非常忙碌,他先后对多个部门进行问政,给卫计委送去感谢信,也给他认为需要鼓励的部门送上了特别的礼物。

在市交委的摊位,曹志伟就直奔主题:广州咪表泊位究竟有多少?广州咪表停车每年收了多少停车费?咪表公司经营成本何时公开?

下午2时,距离活动开始还有半个小时,就有委员到了现场。知名委员继续受到媒体记者的追捧,每一位知名委员身边都有十几位记者跟随。问政时间从上一次的90分钟延长到了两个小时,在这两个小时里,韩志鹏委员走了11个部门,问了12个问题;曹志伟委员走了5个部门,提交了两幅图、1张表格、1封表扬信。

“我是跟你要《广州教育赋》的,你那个大作我可是要拜读的。”跟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握手时,韩志鹏说。市教育局是他正式问政的开始。

昨天晚些时候,市发改委向媒体表示,对曹志伟委员所提问题,该委高度重视,将会同有关部门就该问题进行研究。

“不是不是。”该负责人回应,目前,街道办已选定了两个基站,并已完成了基础的建设。

“一个月前,我说我来牵头开个协调会,你们说出差没时间。我是义务工作都有时间,你们怎么没有时间呢?再说,很关键的一点,你们做不了的话,就不要答应我,不要滥用政府公信力,不要不把政协的民主监督当回事,不把群众利益当回事,好吧?”韩志鹏的声量在提高。

屈哨兵微笑着,当场给出了两条承诺:“第一条:各个学校的午休管理,只能加强,不能削弱;第二条,午休管理的经费来源,要以财政支出为我们的方向,目前的调研方案和基本测算已经基本见分晓,请韩先生放心。”

而市水务局对他问政给出的答案,让他“点赞”之余有些神往:如果水务局的承诺能兑现,到2016年底,他将在石井河旁钓鱼。

广州市年内第二次举行“知情问政”活动,28个政府部门摆摊接受政协委员“挑战”

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在黄埔区大沙地西路的咪表停车场,按照规划最多只能划出27个停车位,但实际停车位却多达55个,都在收费赚钱。曹志伟认为,广州咪表停车位的实际数量应该超过1万个,而合法在册的只有6000个。“要查清楚真实数量和在册数量究竟有多大差距,多收的钱去哪里了?”

韩志鹏直言他最近关注到了小学生午休的问题:“我相信政府不会因为不收费,就把他们赶出校门,还是要妥善安置好,拜托!”

接着,曹志伟向市发改委询问,了解《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一批行政审批备案事项的决定》(穗府〔2014〕14号,以下简称“14号文”)中民营企业房地产项目招标事宜。

曹志伟继续追问:“路边占道经营权是属于垄断型的公共资源,是产品而不是商品,其使用应当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。所以应当公开咪表公司价格构成成本、收入以及去向,保证公共资源使用的透明化。与之相应的,咪表及咪表公司的前世、今生和来世也需要给市民一个交代。”

曹志伟询问市交委:“去年我提交了《逐步减少路边占道收费停车场,大力建设发展室内停车场》提案,建议市交委全面清理目前存在的路边占道收费停车场,并在现场统一悬挂标准的公示牌,标明审批部门、车位数(配全市统一编号)、承包经营单位等信息,经审批的路边占道停车场的收费应纳入财政预算收入,并且每年报市人大审核。市交委于去年9月14日对该提案作出答复,表示将会全面清理停车泊位并按要求实施编码管理,也同意将临时占道费及停车泊位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纳入财政收入,用于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养护。”

50名港澳委员也首次组团参会,他们做足了功课,而且全部穿正装出席,关注的问题大到环保、教育,小到东站电梯。

“最不满意的是市科信局”,两个小时后,韩志鹏面对电视镜头进行了总结陈词:“(科信局)说好最迟今年6月解决我提出的问题,到现在还没解决。”

据此,曹志伟委员认为按照14号文精神,民营企业的商品房屋项目应按照“其他房建工程”自主决定招标。

市科信局一位负责人回答说,目前同德围确实存在基站建设困难的问题。

据了解,今年4月,市政府印发了“14号文”,提出“除财政性资金投资的工程项目、国有资金和集体资金占控股或者主导地位的工程项目、基础设施工程项目及公用事业工程项目以外,其他房建工程项目、一般工程项目等,项目业主可以自主决定招标范围、招标方式、招标组织形式,并依法招标。”

今年旨在治堵的停车费新政出台并实施,咪表的收费大幅上涨,最高达16元/小时。“多收的停车费去哪儿了?是不是相当于给咪表公司输送利益?”曹志伟建议,“因路边咪表升价一倍,即使路边咪表的数量减少一半,也能确保总收益不变,那是否应减少一半占道的路边咪表车位,还路于民呢?请市交委向市民做出明确的答复。”

对此,市交委回应称:“今年年底就能够完成咪表停车位的清理工作,不合法的咪表停车位将被清除,合法规划的停车位都会有统一编号,市民可以上网查询。”

市发改委指出,曹志伟委员认为民营企业的商品房屋项目由企业自行决定招标,更好发挥民营企业自主性、能动性,属于制度创新的范畴,“我们将积极向国家、省有关部门反映相关诉求。”

LINKS